互联网领先的紫砂壶平台
涵盖宜兴紫砂壶图片、宜兴紫砂壶开壶

“大亨壶”传人扎根苏州传承紫砂陶艺

“大亨壶”传人扎根苏州传承紫砂陶艺
 
   “家族世代是制作紫砂壶的,我也常与茶相伴,爱上了一壶一茶的慢生活。”
 
   和壶相伴的“辛”与“幸”
 
   邵雯的祖先是活跃于嘉庆道光年间的一代制壶大家邵大亨。在她家族经营的壶庄里,依然充满了从老一辈开始就留存下来的简洁庄重气质。
 
   邵雯家世代居住在宜兴上袁村,她回忆道,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那么多人从事紫砂壶行业,而现在的上袁村,倒是成了有名的紫砂村,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制壶。邵雯当然也不例外,从懂事起就随伯父和父母学习紫砂壶制作技艺和知识。
 
   制壶是一件极辛苦的事,邵雯常听母亲说起脖颈周围的旧疾。因长时间制壶,颈椎病已经成了职业病,熬到晚上十一二点也是常有的事,最晚的一次竟已是第二天鸡鸣。
 
   邵雯从小就开始帮母亲做些搓壶把、壶嘴之类的事情,帮爸爸将刻好的图案周围多余的泥沙挑出,使刻绘内容更具立体感。一直到夜幕降临时分,迷迷糊糊趴在泥凳上睡去,后来才知是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了卧室。这样的生活对儿时的邵雯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幸福。
 
   邵雯的幸福还来源于茶,不仅是因为紫砂壶常与茶相伴,还有茶本身的清香润口。
 
   “我记得小时候爷爷下田种地,我就提着牛盖洋桶到田里给爷爷送茶水吃,自己也会拿着茶碗大口大口地喝茶。吃完午饭后来一杯茶也感觉非常解腻。”
 
   现在,邵雯喜欢用自家的紫砂壶泡茶给客人们和自己喝。她似乎从小就和在城市生活的同龄孩子不同,爱喝茶。
 
   抹不去的紫砂情怀
 
   在父辈那个年代,制作紫砂壶仅仅是谋生的手段,所以邵雯的父母并不想让她当一名制壶手艺人,而是希望她到城里读大学。
 
   念书这条路也同样辛苦,但她对紫砂壶的情感却没有随之消失,反而更加深厚。硕士毕业后的邵雯,在苏州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后,就立即把亲人和家族的紫砂壶一并接到了苏州。
 
   儿时多少个日月积累,小小的她曾坐在矮矮的泥凳上帮爸爸妈妈打下手,只为完成一把精美的花器。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存有这样一份情怀,邵雯看着紫砂壶就能回忆起过去的时光,辛苦而朴质。
 
   她现在还喜欢广交天下文友,把与文人的相识、相知、交流切磋,作为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艺术素养的学习机会。注重汲取前人成功的经历和做法,艺纳百川。
 
   紫砂壶的制作也真可以说是指尖上的艺术,邵雯从心底里热爱着这门艺术。它们原本只是山上的矿石,毫不起眼,甚至粗糙丑陋。然而,这些石头也有它们的价值。邵雯拿出了紫砂原石给笔者看,颜色各异,实在想不到它们竟能做成如此细腻的壶。
 
   一壶一茶慢生活
 
   紫砂壶也可以是一件实用茶具,很多人也爱用它来泡茶,到邵雯家壶庄的客人自然也不少。邵雯空闲时会帮母亲照看壶庄,偶尔到店,也常会遇到客人拜访,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客人就能如老相识一般。他们有着共同的热爱,自然而然地坐在茶桌前聊起来,抿一口茶,讲些有关紫砂壶的故事。
 
   邵雯说,很多客人会把新得来的壶寄存在店里,她一有空就帮着“养壶”。紫砂壶并不是新的最好,反而是经常泡茶的壶才愈吸引人。被茶水反复浸泡过的紫砂壶,表面会形成一层如玉润一般的质地,让人爱不释手。各色的紫砂物件也会在泡养的过程中发生微妙的变化,使之越来越接近自然的色泽。
 
   “茶养壶,壶养茶,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很和谐,让人感觉到了生活的宁静。”邵雯享受着一盏茶的时光。
 
   在陶艺世家的熏陶下,滋生了她心底对于紫砂艺术特殊的感情和执着的追求,也培育了她对于传统文化的深厚兴趣。
 
   “把紫砂壶制作技艺和文化传承下去是我的责任”,邵雯有时还会带着儿子一起制壶,这一幕总能让她回忆起儿时的自己。另外,一壶一茶的慢生活节奏也是她所推崇的。“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也需要通过一些途径让自己的生活慢下来了。”
 

相关阅读